2014年09月

1241

淺秋,夏日的炎熱儼然還在,午後的陽光依舊燦爛,讓人不想在室外停留。打開電腦,一首鄭源演唱的“包容”傳來,不由的被輕柔的旋律吸引,被歌詞深深的觸動,單曲迴圈著。

或許一直是一個感性的人,常常會因為一幅圖、一句話、一首歌、一個畫面、一個場景等等感動得不行,會笑、會感傷、會流淚。此刻,這首歌的歌詞:“是你告訴我冬天戀愛最適合/因為愛情可以讓人暖和/我可能不知道/愛情原來也會老/迷迷糊糊跟你在冬天擁抱/是你告訴我愛你不需要承諾/因為你怕季節過了愛丟了/你可能不知道/我已陷入你的牢/冬天過了而你不再需要我/想你愛你留不住你/親愛的你/我已用盡我的力氣/去愛去接受你/就算你一錯再錯我都會包容你/只要你能聽到我的呼喊/也許能知道/我有多愛你/我堅持愛你”深情而又傷感的獨白,就如同只有一個人的愛情。心不由的黯然!

一個人的愛情,淒美而又無奈吧!尤其是經歷了兩個人的相知相愛,然後各奔東西,一個人已經雲淡風輕,另一個人還在刻骨銘心。那個刻骨銘心的人該是怎樣的心痛?該是怎樣的淒苦通渠佬

痛,沒有在別人的身上,別人怎麼能感同?淚,不流在別人的臉上,別人怎麼知道你的心傷?每個人也許都有別人不知道的過往,都會有一段埋藏在心裏不願向人道出的心傷。一如你執著的走進我的生命,給我了希望,給了我陽光,又決絕的轉身離去。

相遇、相知、相戀,我們的時間太短,僅僅的從冬季到夏日。也許是相遇於冬季,你的陽光溫暖了我整個冬天的寒冷;相知相愛於春天,你給了我無盡的希望,讓我認為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,讓我以為有你的日子就會是永恆。原來,什麼都是我以為,你只是把我當成你城中路過的風景,當又有新的風景走進你的城裏,你終把我當成了陌生人。

有些人說不清哪里好,卻沒有人代替得了。你怎會知道在你信誓旦旦的承諾裏,在你相守今生、來生依然相牽的誓言裏,我已經深深的陷入了你的牢,把你當成了生命裏那個刻骨銘心的唯一。你決絕轉身,雲淡風輕,怎會知道我的心無處安放,怎會明瞭我的痛無處躲藏通渠佬

遇見,駐足,牽念,感動了誰的生命?溫暖了誰的歲月?曾經為愛低眉,開成塵埃裏的一朵藍色小花,你可曾懂得?可曾珍惜?一曲離歌,決絕了曾經的繾綣情長;一個轉身,即是雲水天涯。可是,為何,你依然是我心底的那顆朱砂?歲月的長河裏,如何安放有你的一切?你曾經是我的土壤,你曾經是我的陽光,又讓我如何遺忘?

曾言,只要你開心快樂,我亦放手讓你去追逐你想要的生活,哪怕承受心傷,也願獨自流浪。惟願時光無擾,你紅塵無憂。可為何依然躲避不了不斷的傷害通渠佬

1546

愛上你,不知不覺,不緊不慢,沒有任何預兆,像清風般自然,像流水般輕易,我的心,情不自禁的墜入其中、無法自拔。

愛上你是一種享受,不是身體,而是靈魂,我偶然間發現,你奪走了我的靈魂,使我靈魂的每一個角落,充斥著數不清的愛意,說不完的感歎

這份愛,要如何開口,如何表達,它藏在我的心頭,淹沒在我的夢裏。

我的眼睛出賣了我,我的神情放縱了我,它看到了你的微笑,它感受到了你的芬芳。

讀不出你的心情,猜不透你的舉止,你的微笑代表何意,是否僅僅出於禮儀,你的沉默所為何圖,是否僅僅出於害羞

你像個迷,我像個猜謎的人,在你的迷宮裏,我左右探索,走不出頭緒。

我喜歡你的表現,我熱愛你的深沉,以及你若隱若現的感情,使我心靈如沐春風。

為什麼我會愛上你,是否還會有別的人愛上你,你的存在太過優越,在別人眼裏,肯定比我更甚。

你一會兒微笑,一會兒嚴肅,微笑的時候能融化冰山,嚴肅的時候能凍結火焰,我不能尋找到恰當的方法,以使我在你中間左右逢源。

你像一個影子,我像一束光線,靠近你時,你就消失,離開你時,你就出現。

你我之間成為遊戲,像是一個玩笑,沒有真實的結果。

我沉迷於這樣的遊戲,我對你的玩笑已經上癮,像一個醉酒的人,分不清東南西北,不知道疼痛之意。

你沒醉,清醒的很,我醉了,糊塗的深,就在這一個清醒,一個糊塗之間,我們展開激烈的追逐。

為什麼你就沒有醉,而我爛醉如泥,原來,你心知肚明,知道我的酒量不好,硬是把我灌醉,你,狡猾的很。但這酒我喜歡,這酒就是愛,從你身上流淌而出,是你親手為我而釀。

愛上你,不知不覺,不緊不慢,像秋天的時候,我還在光著膀子,像冬天的時候,我穿了兩件單衣,像春天的時候,我穿著厚厚的棉襖,像夏天的時候,我蓋著被子吹風。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